Lamour ooc预警发布

莱杨废墟。

同盟帝国轮番补跌,比谁跌得有影响力。然而帝国还是帝国,总是能创造历史。

今天这个盘真是太惨了,8/9/10每个月都在放水,仍然没有用,债务继续高,流动性继续紧。

沉迷金粉不能自拔

【长生】贵重

这篇到底有完没完

科学避雷

严重警告

虐待/血腥/精神病/黑暗/贵乱/

肯定引起不适

非常不适

杨ooc到我也不认识了

但是为了黄包车

本章罗严打儿子x杨
莱因哈特儿子x杨


“请陛下带着中枢离开费沙,奥丁可以作为暂时的陪都。”
毕典菲尔德认为,事到如今还是迁都更好。

亚历山大蓝色玻璃珠一样的眼睛看看他,然后又转向大殿里幽暗的阴影中,漫无目的。

毕典菲尔德的建议如泥牛入海,一丝一毫起不到作用。

“陛下!”
他也不明白,亚历山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因为菲尼克斯和杨威利的死吗?
菲尼克斯死的蹊跷,而杨威利的死连尸首都没见到。

“毕典菲尔德,你想念他们吗?”
亚历山大幽幽地问道。
毕典菲尔德听着这话,只觉得可怕。
亚历山大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地站了起来。
“朕想念他们……朕在这无人的宝座之上,觉得……”
亚历山大再次看向毕典菲尔德。
“……觉得厌倦。”
亚历山大慢慢走下王座。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王座上施政。

第二天,费沙境内发生骚乱,流民和无业者冲击了费沙粮仓和核电中枢,宪兵与其发生冲突。随后发展成冲击皇宫。

毕典菲尔德硬是把亚历山大送去了附近的女大公领地避难。他闯进内宫时,同时还发现了,已经神志不清的杨威利。

毕典菲尔德又想起缪拉走时说的话,可是如今杨威利不仅不能指挥作战,甚至无法辨认他人。

杨威利即使被转移到了女大公的领地后,也依旧沉浸在连续不断的梦魇里。

亚历山大看着他一天天疯下去,却始终没有放开他的打算。

“莱因哈特……”
杨威利总是会叫他父皇的名字。
“杨……”
他也不再纠正。
“杨……吃下去……”
他也不管自己是谁,也不管是何时何地,也不管外面滔天的骇浪。
只要看着杨威利慢慢含住,慢慢吞下的顺从的样子,他就能暂时忘却,甚至忘却杨威利真正赋予真心的人并不是自己。

他花了很长时间来调教杨威利,才能让他做得像这样令他兴奋而迷乱。他从菲尼克斯的住处搜到药物和影像,鬼使神差地继续给杨威利吃药。而如今他也明白,依赖着药物的不仅是杨威利,他自己也已经上了瘾,他的瘾就是杨威利。

杨威利有几次清醒过来,哭着看着他侮辱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有亚历山大在重复着:你真好,你这里真好,父亲,你真美,你这样真美……

杨威利的精神早就经不起这样的摧残。

如果不是依靠安眠药和制幻剂,他早就跪在床上把自己吊死了。其实他也这么尝试过,只不过被亚历山大发现了,救了下来。

杨威利又没死成,亚历山大要么整天和他在一起。要么用拘束服将他像精神病人一样扣在床上。

杨威利在菲尼克斯那里受尽折磨,也没有一刻像这样绝望过。

菲尼克斯没晚上用刀片割开他的背,在他的背上刻写名字,然后强迫他仰起头,让鲜血流得更快。

“亚历山大……”
菲尼克斯抱着他一遍一遍地叫。
杨威利忍受着他那让人恶心的舔舐,在背部的疼痛中告诉自己要活下去。
“如果你敢自杀……那也没关系……那亚历山大一定很痛苦……我就可以成为他全部的主宰……”
菲尼克斯笑着在他的耳边呢喃。

而他费尽后半生疼爱的人,此刻在享用着他的血肉,另一种享用。

“父亲,你真美,你这样真美……”

他想抱着头痛哭一场,手脚却在被人摆布成最原始的絞盍的样子。

“莱因哈特……”
他又叫了一次。

我该怎么办……

莱因哈特……

“你怎么又在叫他?你很想他吗?”
亚历山大抱起他的头。
“我也很想念他,可是他和他们都不在了……我只有你了……”

杨威利什么也没听见。

他仿佛看见莱因哈特望着自己,露出悲伤的神色,转而又流下冰蓝色的眼泪。

杨威利微微别眉……你不要再怪我了……只要你不再怪我……

突发脑洞!论雷峰塔的倒掉【莱杨】

ooc
现代背景的白蛇传

白蛇杨即将修炼成仙,青蛇老罗是他同伴,怎么成同伴的再说。

老杨在断桥遇到莱,老杨看他可怜就给了他一把伞。莱就去还伞,遇到盯梢老杨的法海奥。

奥看出莱适合做和尚,就说里面的两个是妖怪,让他不要去。莱性格骄傲没理他。进去还了伞,直接问老杨,你是妖怪吗?

老杨说,是啊!

莱说,我不怕妖怪,你要是作妖,我也是斗法我也不会输。

老杨说,我不想跟你斗法。

然后莱出去没走多远,就又折回来,问老杨,你是不是在挑衅我定力?

老杨说,没有。

然后莱就负气地在老杨家住了一夜。

晚上罗变成蛇想吓跑莱,结果莱就指着罗问老杨,你也会变蛇吗?

老杨就跳到水里变了个蛇。两条蛇盘在一起。

莱忽然就觉得晕眩。

醒来发现已经和杨做了。

杨很淡定,蛇不计较这些。但是莱很在意,非要和他成婚。

杨想他以后要成仙的,仙的寿命长,且陪他几年也没什么。什么也没做就看着莱把婚事办了。

结了婚的莱杨总是在缠绵,看得罗焦躁得很。

他在路上遇到法海奥,法海看出他是妖,借他对莱做了法。

莱中了法术,在家卧病。奥就趁杨不在把他带去了庙里,说他如此大病是妖怪所害,且不让他走。

奥借着莱的法力想克制杨,结果病中的莱大闹了金山寺。

杨赶到的时候正值大水漫灌。为了平息水涨,杨被莱掀掉的雷峰塔所伤,被奥趁机压在塔下。

罗见杨被压,想要去救,结果杨让他带走莱。罗把莱带到半途,奥追来,两人斗法,最后罗落败,说杨不在他修行得也没意思,就投水自尽了。

奥带走了莱,为他剃度,等莱醒了,知道自己的法力害死了许多人,便从此在雷峰塔下念经。



【长生】窗 (又名罗严打看到了活春宫)

长生简直是污段子集合

这个可能是受到某人落地窗play的启发

这个cp很难打啊……
我觉得是莱杨

不管了先污为敬
你们看着办啊……


落地窗,无月夜。

罗严塔尔在外面看着他们缠绵。

水汽糊了一整面玻璃。一阵婉转挫磨后,临近至高时杨威利的手无意识地拍上玻璃,在雾白的玻璃上留下个透明的手印,然后浑身虚软地在后面的L顶l }挊下渐渐滑落,拉出一道长长的抓痕。

两个人都做得忘情,都不曾留意到窗外的旁人。

罗严塔尔就在外面玻璃上按上那个手印,看着莱白得晃眼的肌肤和杨凌乱的一头黑发,两个人缭乱的样子,他心里的湖水像镜面一样平,但是身体却升腾起欲望。

罗严塔尔捻起手指在玻璃上慢慢地摩擦,像皮革摩擦肉体一般嘎嘎作响,呼吸也变得急促,裤子里已经很是难受,但他看着他们,自己也忍着不想释放。

他的眼睛跟随着他们的手,他们的唇,细细摩挲着这个喉结和那处隐秘。

他蓝色的那只眼睛仿佛蒙上了水光莹莹地亮了起来,额头的汗水滑落到细长好看的眉毛上。在逐渐被水汽弥合起来的一掌乍泄的春光里,他看着一场美妙绝伦的又欠薆,两个人交相辉映,是他见过最撩人的双生花。

在一波一浪的缠绵悱恻里,莱因哈特和杨威利不断哈出鸦片烟雾般的水汽,将两个人氤氲在里面那个迷乱的世界里。罗严塔尔直到他们的身躯成为莫奈的色块一般模糊不清,才终于有点找回意识。他用指尖抠了一下玻璃,安耐着想要冲进去的狂野的原始冲动。平息下来也是他的修行,正在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玻璃窗上被整个贴上一层粉色的肌肤。连腰后延伸到股间的密径也一并贴着,晕染上水色,随着动作渐渐化开一般。那后背绵延着到达细长脖子上黑色的后脑。即将来临的欢愉,令那皮肤下的肌肉都细微地颤动。

“啪!”一只素白的手落在玻璃上,白得仿佛要和雾气融为一体。罗严塔尔不会认错,正是那只摆弄着亿万星辰的手。

激越之下的身躯向前俯冲着,贲张的细长五指支撑着那股力量。直到两个人纠缠着一同滑落在窗下。

罗严塔尔仿佛经历了一场空前的战役,有露水的夜雾里弥漫着尚未散去的冲击和狂热。他看着两个歪倒在地的人,竟有一种即使死在这里也无所谓的妄念。他后来想他一定是疯了,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发疯的。

【长生】烈焰 完结

ooc警告

中间部分都是庸俗小说虐恋情深(罗杨 凤凰杨 鸭梨杨的肉都欠着),随便找个什么脑补一下就行所以跳过(何?)可能会再写吧



莱杨 亚历杨


烈焰

杨威利久不见天日,双腿也不能落地,就整日里昏睡。

自从搬来安妮罗杰这里,帝国的政务完全被隔离了,他更是一无所知。

那天的空气闻着有些呛人,杨威利眯缝着眼,却不见周围的仆人。

他被莱因哈特抱着,莱因哈特正用那双冰蓝的眼睛看着他,眼角有亮亮得东西,闪闪烁烁。

“你怎么来了?”
“我来带你走。”
杨威利揪着他的衣襟。
“莱因哈特,你可算是来了……”
莱因哈特看着他不说话。
杨威利只觉得他胸口暖和,就往那里靠。

“我不是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又哭了,眼泪吧嗒吧嗒掉在杨威利的手背上。
杨威利疑惑地伸手替他抹掉。
“你心里到死也只有莱因哈特……既然如此,又说什么爱我。”
“你……”
杨威利来不及问莱因哈特怎么回事,就被那人扛到了肩膀上。

四周的房子烧了起来,他们穿过了燃烧着的门洞和荒芜破败的花园。

到处都是浓烟和火焰。

忽然几声巨响,莱因哈特将杨威利放了下来,靠在喷泉边上。

杨威利伸手去拉他的衣襟,手上却沾了一手血。

他愣愣地看着血迹说不出话来。

“杨,你躲在这里,不要说胡话了……”
杨威利伸手摸着他的脸颊。
“怎么了?莱因哈特?”
对方惨然地笑了下,凑过去吻他,然后摩挲着他的脸颊说道。
“我不是莱因哈特,我是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无望地重复了一次。
他已经重复过许多次,可是杨威利总是将他认成莱因哈特。

“亚历……山大……”
杨威利机械地说道。
“对,亚历山大……如今是躲不过这一劫了,杨……要是你不记得我,也好,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要是没有遇到……你不会这么痛苦,我也不会这么疯狂……”
亚历山大哽咽着说不出话,然后又去吻杨威利。

杨威利被他吻着,看着周围的火焰,和火焰里走来的黑色的人影,让他想起了久远的战斗的时光,他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等到他回过神来,却发现亚历山大已经倒在他怀里,咽了气。

杨威利茫然地坐在那里,抱着这个孩子的尸体不知所措,他既没有逃跑,也没有呼救,只是瘫软地坐在地上。

这是莱因哈特交托他的孩子。

他下意识地伸手抚摸他金色的头发。

叛军早就看到了他们,围拢了过来。一圈步枪的枪口指着他,身后晃动着旧伊谢尔伦的旗帜。

“你是什么人?你要是肯皈依珉煮的伊谢尔伦,投身杨提督的竹艺,就饶你不死!”

杨威利看着他们,一张张年轻的脸,似乎和亚历山大一般大。他又低下头,看着怀里还有些温热的亚历山大,忽然间失控地哭泣起来。

“站起来!手放到脑后!听到没有?”

杨威利抬起头看着他们,慢慢地说道。

“杨威利,已经死了。”

火光映高照出向后倒下的人影,消失在烈焰中。

----------------------

等到杨威利醒过来,看到惨白的天花板和冷清的灰绿色墙壁,他知道这是在医疗仓里。

“杨提督!你可算醒了!”
“怎么了?”
“大战之后你睡了好久,吓死我们了。”
尤里安的眸子一闪一闪,有些雀跃又高兴。
“啊……没耽误什么事吧?”
“没有,不过得赶紧准备同莱因哈特和谈的事了。约的时间快到了。”

和谈?

杨威利忽然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提督怎么脸色忽然变了?”
“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莱因哈特和谈,然后活了很久很久……”

很久很久……

【长生】魔术师 2

ooc
罗杨
莱杨
亚历x杨
菲尼x杨
我都不记得自己写到哪里了

ooc

这一节有大家一直想知道的罗杨的事

还有鸭梨看到的莱杨

注意避雷贵乱 主要是菲亚的贵乱 以及有一种浓浓的宫廷剧味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几天菲尼克斯没有再强迫他吃药,这使得他能够思考。但是即使没有药物,他也会时常陷入幻觉与妄想。所以在杨威利得知菲尼克斯被亚历山大召见进宫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个可能是他们的决裂,但是很快又自我质疑,是否是过去在脑海中的投射。

他似乎已经在很多场合都把这两个孩子认成他们的父亲。

莱因哈特死去的头三年,杨威利担心成天在皇宫里,旧臣抬头不见低头见,很是尴尬。于是白天有艾米尔和安妮罗杰看顾的时候,他在费沙大学寻点事做,晚上回去陪夜。在亚历山大小的时候,因为眉眼间总是有着淡淡的忧郁的表情,而五官又太过漂亮,总是让杨威利念及旧人。

想到亚历山大的父亲,他就不敢待亚历山大像尤里安一样亲厚;亚历山大可爱粘人,他又不忍心待他太疏远。尺度拿捏好像要比待他父亲更难些。

一开始的几年,杨威利自己也思虑过度,有时候也难免照顾不周。尤其幼年的亚历山大相当粘人,往往一夜醒来,杨威利要走便会啼哭不止。杨威利只得带着他一道去上课。

有一次杨威利抱着亚历山大去费沙大学上课,回来时却把亚历山大忘记在教室里。那天米达麦亚和艾芳带着菲尼克斯来找杨威利,三个大人在说话,菲尼克斯跑了一圈没找到亚历山大,嚎啕大哭。

杨威利这才想起来自己把亚历山大忘记在学校了。他吓得不轻,拿着外套匆匆出门,遇到了戴着白手套、抱着亚历山大的奥贝斯坦。亚历山大看到杨威利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痕,他整个身子从奥贝斯坦的怀抱里探出来,向杨威利伸出一双小手,渴望地看着他。

因为这件事,菲尼克斯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杨威利是会把亚历山大弄不见的坏蛋,一有机会就跟在杨威利身后监视他。而奥贝斯坦则发起了不信任动议,要求杨威利辞去教职,或者限制他带亚历山大出宫。

杨威利最后选择了前者。他毕竟还是希望能带着亚历山大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随后的相处中,他越来越多地发现,两个孩子身上他们父亲的影子。

亚历山大长大一些后,菲尼克斯和他渐渐有的玩了。杨威利带亚历山大钓鱼或者野餐,菲尼克斯也会要跟着去。有了菲尼克斯陪伴亚历山大,杨威利觉得轻松了一些,有时候也能打盹或者做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亚历山大越发像他的父亲,样貌不说,好胜聪颖,做起事来也有模有样。而菲尼克斯则沉默寡言,知道察言观色,待其他人彬彬有礼,独独待亚历山大是温厚宽容。

这份独独里,就有菲尼克斯的骄傲和野心。

杨威利看着他们嬉闹,便忍不住会想起海尼森叛乱前罗严塔尔对自己说的话。

“凯撒永远是凯撒。”
罗严塔尔异色的双眼居高临下地投来目光。
“你要是想要逃脱,除了战胜他别无他法。”
杨威利在他身下扭动了一下,换一个舒服点的距离。
“你想说什么?”
“我刚好能帮你,你刚好能帮我。”
罗严塔尔盯着他的眼睛看,确保自己的意图杨威利真的明白。
“你是为了这个所以接近我的吗?”
杨威利对他的胆大妄为居然有几分兴趣——这么聪明的人,谋划起自己的上司,一定很有趣。

“是也不是。接近你只是我自己的爱好而已……”
罗严塔尔的手不规矩地探进了杨威利的便服里,杨威利控制着先不忙着躲,微微眯起眼睛。
“……但是你启发了我……他也是一个凡夫俗子……”
罗严塔尔凑近杨威利的耳侧。
“也会嫉妒和悲伤……”
说着他忽然单手将杨威利抱起来,杨威利身体重心不稳忙勾着他的脖子。

“那天我既然选择你,你既然允许了我,你的事,自然也是我的事了。”
罗严塔尔微笑着说,眼神直往杨威利的身后看。
杨威利本想看看身后有什么,但是听到离去的脚步声,他就也知道那里原来站的是谁了。

“嗯……”
罗严塔尔这次也是来真的,一直办到杨威利虚软无力了,他才罢休。

杨威利躺了一天,起来的时候,听说他已经出发去海尼森了。

后来的事,就如史书上写的,罗严塔尔叛乱,莱因哈特命米达麦亚镇压。

罗严塔尔叛乱导致了他和莱因哈特之间最大的一次冲突,莱因哈特的心结也是由此再也无法解开。

“朕等平叛之后,就会命宫内省拟定我们的婚期。”
莱因哈特看着手里的公文,一点也不敢看杨威利。
“婚事……我并不打算……”
“你又不肯做官,我也不可放你回去,在这里,一个名义总是要的。”
莱因哈特说道。
他想他待他已经十分宽宥,一不曾逼迫他什么,二也不曾苛待,凡是还会问他意思,只是这两三年下来,杨威利依旧木头人一般。
他倒也想知道明白,是不是杨威利心里有人了。
只怕是真的……
杨威利摇了摇头。
“我知道……您在前朝力排众议……可是,婚姻的事,必须要是在相爱的人之间缔结。”
“你这话……你果然是心里有罗严塔尔,盼着朕放你回海尼森同他一起?”
莱因哈特抬起冰蓝色的眼睛瞧他。
杨威利皱着眉头。
“我说过,和平之前不论婚事。”
莱因哈特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扫兴地将文书一合。
“朕会还你和平的,先是海尼森,再是伊谢尔伦。”
杨威利知道他的脾气,一切也在他意料之中。只是他看着莱因哈特忍着挫败而有些伤感的眼神,心里想起他自己编排好的结尾,竟然有些不忍。
“陛下,奥贝斯坦求见。”
杨威利稍稍站正,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退了出去。
在门口遇到了艾米尔和奥贝斯坦。
义眼的尚书走到门口,杨威利看了他一眼,便匆匆离开。
谁知这位尚书站在门口便说道:“陛下,米达麦亚传来消息,罗严塔尔遭部下叛变,已经阵亡。”

杨威利走在走廊上,步子一顿。

“他的孩子交由……米达麦亚抚养吧……”
莱因哈特一边服着艾米尔给他的药,一边看着领了命令却不走开的奥贝斯坦。
“怎么了?”
“陛下,倘若将此子给米达麦亚抚养,臣就不得不考虑,米达麦亚的目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
“你这话是……”
“陛下设想一下,倘若陛下有万一,如今陛下无婚配无子嗣,以功绩威望论,米达麦亚最适合继承帝国。”
“没错,朕也是这样想,才不让他退居二线的。”
“可他养的是罗严塔尔的儿子,罗严塔尔家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莱因哈特看着奥贝斯坦。
“你的意思是让我亲问米达麦亚,要养这个孩子,还是要第一顺位继承。”
“这是一半。臣估计他不会也不敢觊觎皇位,但是他若放弃,那么剩下的元帅们德行功绩都差不多,只怕给谁都不行。”
莱因哈特喝完了药,把碗还给艾米尔,让他出去。
“这里没旁人了,你说吧……”
“陛下应当尽快大婚,孕育子嗣,断了他人的非分之念。罗严塔尔之所以会反,也是因为陛下让他生了非分之想。”
莱因哈特交叉着十指,看着窗外。
“我何尝不想尽快大婚……”
“退而求其次,大婚也可以不必,但是务必要子嗣,只要是陛下的子嗣,另一半是谁无所谓。”
莱因哈特转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奥贝斯坦一眼。
“按你的意思办,你别后悔。”
“陛下的孩子,臣没什么可后悔的。”

那时候的杨威利怎么会想到,自己竟会供那个孩子的另一半基因。

他慢慢睁开眼睛,窗外似乎暗了许多。

“菲尼克斯呢?”
“去了皇宫一直没回来。”
杨威利混沌的大脑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安的念头在暗地里搅动。
“去了多久了?”
“一整天了……先生!”
杨威利撑着身子半坐了起来。
“皇宫里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菲尼克斯大人也许是和陛下说话吧,以前也曾不回府。”

不,不是。

杨威利自己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那样的嫌隙,又加上菲尼克斯的念头,他有些担心亚历山大出事。

“我要去趟皇宫。”
“先生……您身体不好,不要乱走动了吧……万一菲尼克斯大人回来又责罚您……”
“别说了……去皇宫。”

到了皇宫,人人都说亚历山大和菲尼克斯在黑珍珠室不曾出来。杨威利心下一沉,心里七上八下想着许多可能,又一路安慰着自己菲尼克斯现在还没那个胆子。

在门外推门,也推不开,往门缝里看到一截银亮的东西穿在门把手上,他认得那是菲尼克斯的佩剑。杨威利这才焦急地唤了一声“亚历山大”。

门许久才开了。

亚历山大满身是血,脸上也有红红的血手印。菲尼克斯躺在地上,地毯上都是他的血,亚历山大的佩剑被菲尼克斯握在手里,扎在他身上。

杨威利一时愣在那里。

看到杨威利,亚历山大痴痴地拉住他。

“你怎么会是……怎么会是……我父亲……怎么会……我怎么会……我不相信……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亚历山大……你听我说……你是有一半……”

“不!我不相信!我会查清楚的!我一定会查清楚!你跟我父亲的事……”

杨威利知道这事情越查越没边,连忙拉住他。

“亚历山大,你先听我说,眼下菲尼克斯死了,你不能让他……”
“你还在想他……”
“你冷静点,死了一个人你得先处理……”
“我最好的朋友,我的父亲……都是因为你……我生命里所有重要的人……”
“亚历山大,你冷静一点,他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不等他把话说完,亚历山大就挥开了杨威利的手。
“来人,把杨威利带下去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见他。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出去,更不许通报给大臣。”
“亚历山大……”
杨威利不敢想,亚历山大已经受不住打击了,要是把以前的事全翻出来,亚历山大会怎么样?

但是他和莱因哈特是一样的性子,气头上,一句话也听不进。

“丑闻……乱伦……”
亚历山大跪在地毯上捂着脸哭泣。

他仿佛感到菲尼克斯的鬼魂摸着他的脸,在他耳畔狞笑。
“那又怎么样呢……你已经堕落了……就干脆落到地狱里去吧……”

“亚历山大……”
杨威利远远看着亚历山大身子一歪,晕倒在地。

杨威利身体本来不是太强健,几番折腾下来已经相当虚弱,被关到了以前住的寝宫里,心情也难免抑郁,加上担心亚历山大过不去这一关,夜里就做了噩梦。梦见自己同莱因哈特的会面,自己在一片迷宫里摸索了许久,却还是被击中,拖着受伤的腿走了许久,却还是没能走出去。

他好像陷在一个痛苦的梦里,长久醒不来,只是鲜血在流逝,生命在消弭。

“阁下!阁下快醒醒!阁下!”
艾米尔的声音唤醒了杨威利。

“怎么……是你?”
“阁下,出事了。陛下去了伯伦希尔,打开了先帝的灵柩。”
杨威利睁大黑色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什么?他怎么敢?”
“关键是,那里面有当年先帝过世的档案……那里面有您……我是怕陛下年幼,想偏了……”

杨威利听他说完,倒是清醒了许多。
“原本打算等他18岁,再把这些给他看,如今倒也省事了……”
“可是,知道了您当年暗中协助同盟,先帝当年就是勃然大怒,气得烧了婚书和礼服……又因此才一病不起……陛下这么小,他不知道要怎么怨恨您呢!”
杨威利眼神定定地看着床边的影子。
他一直都是想象着莱因哈特那时失望和愤怒的样子,连他自己都没敢多看那个档案。
如今这样,大概也算是报应吧……
“艾米尔,当年你恨不恨我?”
“阁下?”
“就说恨不恨吧……”
“当年……恨,可是这几年您尽心尽力看顾陛下……先帝……先帝会知道的。”
“是吗?只怕对不起他的托付……”

杨威利托艾米尔拿来了以前同盟的军服,自己换上了,静静坐在那里等亚历山大。

到深夜,亚历山大果然来了。

门甫一开就是浓重的酒气,杨威利看着他白皙的脸庞上酒醉而生出的绯红。

“亚历山大坐吧,我们谈一谈。”
亚历山大没说什么,歪歪扭扭坐下,一双眼睛红红地盯着杨威利的衣服看。

“我确是你生父之一。”
“是了,我是叛军杨威利提督和莱因哈特皇帝基因融合的孩子。所以,你就敢在这里穿叛军的衣服。”
亚历山大指着他,手微微发抖。
杨威利眨了眨眼睛。
“你既然知道了,我就直说了。十四年前,我就是要回同盟去的。”
“呵……”
亚历山大苦笑了一下,眼泪倏忽就滑了下来。
“所以你策动罗严塔尔叛变,再令叛军攻入君父的旗舰,都是为了要脱身,要保住叛军。”
“战场上的事,能做到什么程度,计划是计划不出来的,只能说是我的部下骁勇。”
“骁勇?好一个骁勇,差点要了君父的命。如此骁勇怎么能离得开你背后绸缪,为他们铺路?”
“有些铺得成,有些铺不成。”
亚历山大猛地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前,按住杨威利的肩膀。
“那你在我这里,害死了四个大臣,可算是铺成了?”
杨威利一怔:“我只是想,陛下要是见不得我在这里,也听不进我的话了,我可以回海尼森去;陛下要是要是不想让我走,也可以赐我毒药,我走的干净,大家也安心。”
“混蛋!”
亚历山大猛地将他推倒在床上,一手扣住他的脖子,一手扣住他的双腕。
“你这就想走了吗?你当年离间罗严塔尔和君父,又害君父亲征伊谢尔伦,君父就是那一役落败,气得一病不起才会早逝。你敢说你没有一点责任?”
“旁人这么说我,我不会多解释。可是你竟然也会这么说……”
“你是我父亲!你为什么这么无情一再想抛下我!你敢说今天肱骨大臣夭折、同盟反叛的局面,不是你早早算计好的?”
“我为什么要这样算计!?我从小把你带大,我要动手何必这么麻烦?”
“因为你心里从来没有我!你心里只有同盟!”

杨威利没有想到亚历山大会这样想,原本解释清楚他和莱因哈特的过节就不容易,如今要解释清楚同盟和莱因哈特孰轻孰重,更是怎么也说不清了。

杨威利摇了摇头,又气愤又无奈:“……我是为你君父莱因哈特才留到今天的,你今天说这种话,枉费了我这十几年来的用心不说,也对不起他对你的厚望。”

亚历山大含着眼泪,望着杨威利,牙齿之间发出咯咯的冷笑。

“你终于说出来了……你是为了我君父才留下的……那么敢问杨提督一句,你究竟欠我君父什么,要放弃故乡而留下来?”

亚历山大不愧是莱因哈特的孩子,不愧是他亲自教养的孩子。这句话,确实是把他问住了。

杨威利喘了口气,颤抖着嘴唇说道:“我欠他……”
话到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

“你别想就这么走,也别想我让你死……”
亚历山大加重了手里的力道,杨威利说不出话,只能痛心地看着他。
“我有多痛苦,你也会知道……既然你也不爱我,我又何必在意别人……”

亚历山大像十四年前盛怒的莱因哈特一样,扯开了杨威利身上的同盟军服,将他按在床上,不让他逃跑。

不同的是,这是他的儿子。

杨威利闭上眼睛,不想再看。

【长生】魔术师 片段

ooc
莱杨部分
亚历山大杨部分
贵乱贵乱

“菲尼克斯你把陛下……”
杨威利看着被菲尼克斯打扮成洋娃娃的亚历山大,不但没有像米达麦亚一样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可爱。

米达麦亚一把拉走了菲尼克斯,菲尼克斯还在挣扎。

杨威利慢慢走过去,亚历山大也向他张开手。

杨威利没有像往常一样抱起他,而是看着他和散落一地的西洋棋问他:“你们在玩什么游戏?”

“我们在下棋,输了的那个做骑士。”
亚历山大说道。
“可是你为什么要穿裙子呢?”
“菲尼克斯说,他如果做骑士的话,我就要做公主。”
“……亚历克,小傻瓜。”

杨威利看着那双忽闪忽闪的蓝色大眼睛,不自觉想到:莱因哈特小时候也是这么可爱的吗?

莱因哈特以前也曾这样看着自己,俯视着自己,说着些稀里糊涂的事情,听上去很傻,像是做梦时的胡话。但是眼神确是理所当然认真执着。

他忽然有些悲伤低垂下眉毛。

尽想些没有用的事。

亚姆利扎囚徒 5

ID警告

本章就完结了

其实是宛延的前传……


5.

杨威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枕头旁边睡着一个美人。头发和睫毛都是金色的,皮肤雪白。

他有些记不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在最初的看得痴迷之后,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和她发生了什么。

这么一想,整个人都从被子里弹了起来。弹起来又觉得很疼,浑身都酸疼,尤其是……

杨威利脑袋有点懵,不过似乎比之前清醒了很多,至少他开始能够观察周围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太过好看,又让他觉得似曾相识。杨威利小心地拨开那人盖住侧脸的金色卷发,一张秀美端丽的脸映入眼帘。

他的目光不自觉下移到了雪白的脖子上。

等等……

他伸手掀开了一点被子,好看清脖子下面的构造。

男人!?

杨威利有点不死心地撩开被子探头去看。不料这个动作惊醒了睡着的人,对方睁开眼睛,看到他正在探查不该探查的地方。

杨威利来不及解释就被他抓住,反过来押到背后,整个脸贴在了床上。

“喂!疼!”
他叫了一声,瞥眼看着身后。

现在他有点为自己想不起来的部分担心了,是不是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他那么生气。

不过他一叫出声,对方就松手了。

“对不起!”
杨威利转过身来看着这个瓷娃娃,他上去很年轻……杨威利倒抽一口气,忽然哆哆嗦嗦地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你成年了吗?”

“我二十了!”
对方不满意地说道。
“我叫莱因哈特,很高兴认识你,派特先生。”

莱因哈特伸出了手。

杨威利愣在那里。

这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一级上将,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他在惊愕至于,反而忽视了两个人赤条条的尴尬,无意识地伸出手和那只雪白的手掌交握住。

“是你……”

很久很久以后,他在休伯力安的电子屏上看到已经进入射程范围的伯伦希尔,他还能记起那时脑中升腾起的白光,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他的敌人握着手。

不过这种断档没有持续很久,杨威利很快就被莱因哈特后面的话吓出一身汗。

“派特先生……”莱因哈特凑近他,手撑在他的身侧,两个人离得特别近。
“我想我们昨天做了非常甜蜜的事……”
“啊?”
“您还没有结婚吧?”
莱因哈特认真地问道。
“啊?”
“您没有结婚的话……”
莱因哈特低下头顿了顿。
“……我在这几天听您说了许多事……”
“啊……!?”
“……希望您能接受我……”
“啊???”
杨威利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然后他又立即想到了自己是不是透露了同盟的军事机密。
莱因哈特咬了咬嘴唇,下决心一般吼道:
“请您接受我的求爱……我既然……了您,我一定会负责和您结婚的!”
“……这也……这也太……草率了吧……”

杨威利的话让莱因哈特顿时冷却了下来。

是的。

过去的几天,只有莱因哈特单方面的想法,派特先生并没有明确的反馈。

莱因哈特睁着蓝蓝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派特。

“对不起。”
他从他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像个失意的孩子,垂头丧气地从床上爬下去,开始穿衣服。

杨威利感到有些不安。他尝试着想下床,却发现自己一条腿被锁着。

“这是……”

莱因哈特听到他的疑问,转过头。

“抱歉,这是因为之前您一直浑浑噩噩的,总是自说自话跑出去,后来才给您戴得。”
“我之前怎么了?”
杨威利奇怪地问。
莱因哈特看着他,派特似乎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没什么,我这就为您解开。”

莱因哈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钥匙,替他打开,又揉了揉他的脚腕。
“疼吗?”
杨威利瞪着眼睛看着他出神。
“啊?”
“问你疼不疼?”
“不……没事了。”
杨威利收回自己的腿,看向窗外。

——这就是那个造成了那么大规模饥荒的军事天才。杨威利想着,陷入了迷茫:亲眼见到不但不让人讨厌,反而……他微微皱起眉头,如果是自己一定做不到这种程度……罗严克拉姆伯爵。

莱因哈特以为他讨厌自己,就一声不吭地出去了。

开会的时候正好提到了交换亚姆利扎和伊谢尔伦俘虏的事情,莱因哈特就皱了皱眉头。

“吉尔菲艾斯,你去吧……我不想去。”
莱因哈特闷闷不乐地回去,倒是让吉尔菲艾斯之分意外。毕竟亚姆利扎算得上是一场大胜。

“您是不是在担心派特先生?”
吉尔菲艾斯在走廊上叫住了他。
莱因哈特停下了脚步。
他没有告诉吉尔菲艾斯他们已经在一起过了。
结果对方并不是那个意思。
现在真是骑虎难下。

“如果他确定想回去,我会让医生给他做个检查,然后送他回去。”
莱因哈特说道,但是他忽然顿了一顿。
“但是等我占领了同盟,我还是会去找他。”

宇宙历797年(帝国历488年)——二月十九日,同盟与帝国交换俘虏,帝国方代表,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二十二日,杨威利随俘虏一起返回海尼森。